您所在的位置:沐石信息门户网 >  国际   上海文学艺术奖|张静娴:艺术创作要小心翼翼不停步
上海文学艺术奖|张静娴:艺术创作要小心翼翼不停步
   2019-10-29 17:27:51    来源:沐石信息门户网

9月23日,第七届“上海文艺奖”揭晓。在文学、影视、音乐舞蹈、戏剧和美术五个领域共评选出五项“终身成就奖”和五项“杰出贡献奖”,30项入选“上海青年艺术家培训计划”。

“终身成就奖”的获奖者是:王文隽、何占豪、陈少云、周慧珺和黄宗英(按姓氏笔画排序)。“杰出贡献奖”授予了辛丽丽、张静娴、陈燮阳、毛山雨和韩天衡(按姓氏笔画排序)。

昆曲表演艺术家张静娴于1959年加入上海戏剧学院昆曲班,学习了八年。他是杰出的戏曲教育家朱传明的老师,昆曲大师。方云川、沈传志、姚传芗等许多著名的昆曲艺术家也送给了他。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,作为艺术的第一心脏,许多闪亮的舞台形象已经被创造出来。他获得了首届上海戏剧节表演奖、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、第一届宝钢高雅艺术奖、第八届木兰花戏剧表演主角奖等。

“提交申请时我在国外,我有点惊讶,因为退休多年后,我似乎离奖项很远。我没像年轻时那样期待奖项。在这个年纪,我仍然非常感激这样的荣誉。”张静娴对《澎湃新闻》的记者感慨万千。宣布获奖者的那天,她正在同济大学昆曲学会发表演讲,并在回家的路上收到了学生和同事的祝贺。

在今年6月举行的上海“非物质文化遗产歌剧”开幕式上,张静娴演唱了昆曲《牡丹亭》的节选

张静娴出生在一个学者家庭。当他年轻的时候,他喜欢和家人一起去看歌剧。他对舞台的渴望始于童年。然而,在那个时候,她是一个真正的平潭迷。到目前为止,她的相册里仍然有一张10岁小孩拿着琵琶在舞台上唱歌的照片。照片后面是他父亲的题词:“景贤10岁上台”。

1959年,12岁的张静娴怀着对歌剧演员的渴望,走进了京剧学校的“昆曲二班”。她1966年一毕业,就赶上了“文化大革命”。受古典气质的影响,她不得不脱下优雅的身体,塑造舞台上的革命角色。20世纪80年代,昆剧团重新开始,她回到闺房,学习最基本的腰腿功,并再次练习。

几年后,张静娴的歌唱变得越来越完美。他优雅而委婉的“水墨曲”常常让听者耳麻心麻。在此期间,他还创作了《飞蛾扑火》和《鹿林》等著名作品,并先后在《花烛泪》和《发夹凤凰》等大型戏剧中扮演主要角色。

1987年,在第41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上,尚坤展示了根据莎士比亚的《麦克白》改编的昆曲《血笔记本》。张静娴在剧中扮演麦克白夫人的“钢铁家庭”,这让外国专家和观众感到惊讶。20世纪80年代末,张静娴在《永生宫》中出演杨贵妃,从此,他正式承担起了担任剧团团长的重任。后来,张静娴在2001年创作了《班昭》,一部兼具历史意义和现代价值的杰作,并走进校园向年轻人传达昆曲的审美情趣和艺术魅力。在2007年《永生宫殿》的全版和2009年《永生宫殿》的精英版中,张静娴塑造了一个美丽的女人——杨玉环,她因“唱得莫名其妙”而赢得了评论家的赞誉。

退休后,张静娴每年都觉得越来越忙。“这可能与昆曲发展的整体环境有关。因为从专业角度来看,世界各国政府都非常重视传统文化的培育和发展。我主要关注的是尚坤的学生,包括一些歌唱和写作的戏剧和传统戏剧的安排。我可能需要老师的帮助来检查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忙于这件事。近年来,在北京、浙江和苏坤有很多学生。他们也热衷于学习传统戏剧。我也会帮助其他老师安排一些新的歌剧。我的时间表就像拼图游戏。我必须好好照顾各方面。我真的很忙,但是我也很开心。毕竟,昆曲的情况很好,有很多表演,非常注重传承和严密的创作。几乎所有的学院和剧团都是这样的。上海各级领导一直在做好昆曲的保护、传承和推广工作。”

与前几年相比,尚坤教师人数逐年增加,人才梯队结构日趋合理。张静娴于1959年考入“昆二班”,1954年考入“昆二班”,相差仅5年。这是因为在20世纪50年代,老师的精力必须被考虑在内,而且老师能够招收“昆二”的学生。之后,“昆2”和“昆3”的区别是28年。然而,从昆曲三班、四班和五班的学生开始,每个班大约有10岁的差异。这种人才结构更适合昆曲的发展。此外,其他职业也变得越来越完整。有各种各样的武术和武术,包括乐队和古代美国服装。近年来,尚坤人才得到了全面培养和发展。这也是张静娴多年努力工作的结果。

《万寿宫》明星版。蔡正仁饰演唐黄明,张静娴(左)饰演杨贵妃

近年来,人们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。许多社交网站和视频平台也收到了更多关于昆曲的新媒体内容。他们得到了更多的关注,得到了更多的赞扬和批评。面对这种情况,张静娴说:“事实上,我不太注意信息,但偶尔我知道一点。作为一种戏剧,对一些人来说关注它绝对是件好事。自娱自乐是不合理的。人们仍然可以关心它,这表明这种东西是有市场的。艺术本身因人而异。作为一名从业者,一个人应该更加开放,能够听到不同的意见。善意的建议当然是受欢迎的。对于不了解昆曲艺术的人,我们会用心去看和听,从专业的角度进行自己的分析和改进。我完全忽略了那些恶意的评论。从业人员应做好引导工作,公众对昆曲的认知和理解仍有所不同。这很正常。他们想关注的人越多越好。”

张静娴对昆曲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也有自己的看法。“首先,我希望发展将是忙碌的,而不是混乱的。除了尚坤,其他兄弟剧团也表演得很好。拍摄、学习和研究的时间相对较少。现在情况很好,我们已经实现了多年的期望。两天前,当牡丹亭去合肥工业大学演出时,6000多名师生在足球场上观看了演出。看到他们发回的照片,我非常感动和震惊。我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场景。真是太神奇了。然而,我仍然希望继承工作能够脚踏实地地进行。传统原创戏剧的挖掘和编排应该以冷静的心态进行。制作一部好的戏剧真的不容易,它需要大量的积累和很少的发展。我仍然担心为了完成游戏,学生们的上课时间被占用了。有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简而言之,我希望钢琴演奏更加有序,在讨论中需要改变一些硬性目标。”

自1959年以来,张静娴已被上海戏曲学校录取60年。回顾这些年和昆曲的故事,她总结道:“在20世纪50年代,当歌剧蓬勃发展的时候,我也带着一个演员梦被歌剧学校的演员班录取了。那时,我不知道昆曲是什么,所以我说可能是昆曲选择了我。”

“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,出国潮和退潮对我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,通常舞台上的人比台下的人多。有时候,当一个晚会在上演时,观众会说我们不要唱昆曲和京剧,或者你可以唱平潭。虽然你也可以得到奖励,但我的头脑不是很好。在我太老之前,我也犹豫过要不要改变我的职业。然而,我觉得我年轻时最美好的时光是献给昆曲的。我不满足。”

「九十年代初,我们在香港和台湾演出,成绩良好。即使我们去新加坡演出,也只有六个人,还有很多苏白,一部很棒的文学剧,效果很好。我还要问,为什么没有人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到上海?回到上海,派对上没有我的位置?这些话经常反映在我的脑海里。我应该放弃还是坚持?我很高兴我坚持了下来。”

“现在学生们很幸运。老师们还活着,能够教书。这太珍贵了。然后就是这样一个好的环境,集团内部,集团外部,社会各个方面,都希望他们是好的,但同时我认为他们的负担更重。现在每个人都抬头看昆曲,认为它是一件好事,并对它有所尊重。我认为,当我们采取措施证明自己并为这个市场而战时,这种负担会更重。我们上海昆曲剧团的“五班三代”在民族歌剧中很少出现。这种现象非常罕见,值得珍惜。”

“多年来,我们必须在继承遗产方面做得越来越好。我们不应该简单地重复它。所谓的细心和不间断的运动对我们自己的各个方面都有更高的要求。就像电车没有终点站一样,我们仍然需要走上轨道去创造,但永远不会有终点站。”

  • 上一篇:华为生态布局:能否赢得未来?
  • 下一篇:空肠、白便、肝胰腺坏死……养殖户要如何处理